作为演员
2019-11-07 15:0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002年,万茜出演张爱玲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金锁记》的“娟儿”一角而踏入演艺圈。早年的表演生涯里,万茜更多的是一名话剧演员,曾赴罗马尼亚演出古希腊悲剧《安提戈涅》、主演国家话剧院年度话剧《怀疑》及《荒原与人》等。直到今天,万茜仍然觉得,“演话剧比电影要爽很多”。

《你好,疯子!》上映以来虽然口碑不俗,但排片和票房在同档期影片中并不占优势。在万茜看来,影片的质量更重要:“片子有良好的话剧基因,3年300多场话剧演出,证明它是一部优秀的作品。喜欢它的观众会有感同身受的体验。作为演员,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有缘看到这部电影的观众能够觉得值回票价,就算是对这部电影最大的肯定了。”

《你好,疯子!》给院线发公开信“求排片”也未必有用。电影《那年我对你的承诺》在2016年10月上映,首日仅有0.48%的排片率,发行人刘倩发公开信长文“求排片”,呼吁全国各大院线经理重视和扶持小成本国产片,称与《百鸟朝凤》同命,但“不跪也不哭,坚忍着站立”,据mtime pro数据显示,这部电影最终票房仅为22万元。

万茜在学生时代就出演过国际戏剧导演的作品,还曾因为一部电视剧引发名导们的“伯乐之争”。万茜在毛卫宁执导的《我的孩子我的家》中一人饰三角,凭借滕华涛的《裸婚时代》为观众熟悉,制作人葛卫东说:“《我的孩子我的家》是我把她介绍给毛卫宁导演的,毛卫宁又推荐给滕华涛,她在《裸婚时代》里演得非常出色。滕华涛导演又把她力荐给我,我这才发现大家的默契。”

影片中,万茜饰演的“安希”其实是唯一的“疯子”,其他六个人都是“安希”臆想出的附属人格。片中万茜有一段一人分饰七角的戏,也是观众最为赞赏的桥段。但在万茜看来,这是一段“令人崩溃的往事”,“那场戏拍了一整天,拍了32条导演才喊cut,现在想起来都是‘崩溃’两个字”。因为要模仿其他六个演员,万茜请其他人录下视频发给自己,“我不停地看视频,揣摩和模仿每一个人。特别感谢他们,因为剧本和台词在不断调整,每变动一次,他们就会重新帮我录一次。尤其是金士杰老师,我拍那场戏当天,他正好杀青可以离组了,但他特意留下来跟我交流和分享他的经验。”

演了两年的话剧之后,万茜转行当了歌手,首张专辑《万有引力》发行于2007年。《你好,疯子!》让不少人想起万茜的歌手身份,她则在微博上“自黑”回应:“岁月如梭,光阴似箭,当年的小朋友还记得我的歌,却已认不得唱歌的人了。我服老了。”再提起歌手身份,万茜笑称:“我早就黯然退出歌坛了,偶尔唱唱影视剧的主题曲就很愉悦了。相比唱歌,演戏更让我有成就感。”

万茜的演技远大于名气,被称为“低调崛起的实力派”。她没有“四旦双冰”的高知名度,提起她的名字,有人甚至会和小花旦宋茜、“槿汐姑姑”孙茜搞混。采访中也是这样,凡是与表演、角色有关的问题,她都可以绘声绘声说不停,而关于自己的性格、经历、生活等方面,她大多只言片语,不善言谈。不久前,她还跑去知乎回答“作为一名不红的演员什么体验”的提问。万茜说:“是自由,是隐私,是可以最大化接近人群和观察生活的百态。尤其年岁渐长,沉淀越来越厚实,对生活的理解越来越深,做过演员才知道,这些都是财富,都是我们在塑造一个角色时,必不可少的东西。”

踏入演员行列的万茜,参演了多部影视剧作,2014年曾凭借《军中乐园》获得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她说自己理想的状态就是“有戏拍、饿不死,上街又不被打扰”。外界对于自己演技的认可和鼓励,万茜一直心存感激:“我是相对冷静理智的人,外界给我的评判我会自行判断,很清楚哪些赞美是我真的做到的,哪些批评是我应该吸取的。我要做的,就是抛开所有的杂念,只为好剧本好角色服务。”

人气对于演员来说是什么?万茜可能从未想过,她也并不觉得这让她与“人气花旦”有很大的区别:“你怎么知道其他人是不是同样也付出了很多辛苦和努力呢?我们都拥有自己的定位和角色,存在必有价值。”

纪实电影《生门》在点映场曾引发不少观众强烈感触甚至“泪奔”,但这部在贺岁档上映的电影同样遭遇低排片。中国院线“三剑客”高军、吴鹤沪、赵军曾发表联名公开信,表示电影《生门》将展开“先看后付款”一百场点映活动,观众可到指定影院观影并可在放映结束后自主决定付或者不付票款。遗憾的是,这样的举动并未引起市场太多的反响,截至1月4日该片票房仅为101万元。

外界对于这类“求排片”之举毁誉参半,方励为《百鸟朝凤》“下跪”的举动就曾被指“过度营销”。《百鸟朝凤》的票房成功案例也难以复制,国产艺术片《冬》在上映后也曾遭遇零排片的困境,制片人阿罗苦笑说:“方励为《百鸟朝凤》跪求排片了,大家都开玩笑说,要不让我们的导演上个吊吧。”

整部电影的拍摄过程都充满艰辛。万茜透露,片中的精神病院是在摄影棚里搭的场景,空气里有很多pm2.5,“灰蒙蒙的,跟电影的色调比较契合。那段时间,整个剧组进进出出都是一身军大衣,戴口罩,难辨雌雄,难分彼此。”电影拍摄恰逢冬天,一场淋雨的戏让演员们吃尽苦头:“那场戏大家都要淋雨,一遍一遍地浇恒温的水,但是天气太冷了,拍到后来水浇到身上都会冒白汽。但导演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看着镜头一直喊‘谁给他们换的热水’,我们几个在心里直翻白眼。”

这不是国产片第一次“求排片”了。在当下的电影市场上,各大影院的排片几乎等同于一部电影的“生命线”。电影上映前,片方和众位主创都会使出浑身解数来吸引关注,跑路演做点映砸票补,以求提高影院排片。当电影上映后如果排片依然很低,基本上已经“回天无力”了,这时有些电影会采用更加激进的方法求排片,比如方励为《百鸟朝凤》磕头下跪,冯小刚为《我不是潘金莲》怒撕万达院线,以及像《你好,疯子!》这样狂发公开信,等等。

根据同名话剧改编的荒诞悬疑喜剧电影《你好,疯子!》于2016年12月30日上映,悬疑烧脑的故事和演技精湛的演员为影片赢得不俗口碑。该片由万茜、周一围、王自健、金士杰等主演,讲述了七个素不相识的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关进了一家精神病院。他们为了逃出疯人院使出浑身解数,引发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荒唐事。作为影片的绝对主演,万茜一人分饰七角,贡献了从影以来难度系数最高的演技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