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就觉得不太现实
2019-09-12 18:3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 2 下一页

办公地点竟是房产公司

“火星一号”项目新闻官苏珊娜《环球时报》向记者肯定了计划的可行性。她表示:“‘火星一号’此前曾与世界多家经验丰富的航天公司讨论过,我们的计划是基于自身研究和这些世界领先航天技术团队的反馈。我们对预算、时间表和任务要求都非常有信心。”在新闻官接受采访后,巴斯·兰斯多普也通过邮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不会对每个选手进行评论。”

《环球时报》记者按照“火星一号”负责人提供的办公地址,到荷兰的阿默斯福特暗访。(摄影:张亮)

“我认为这个项目炒作的嫌疑更大一点,因为登陆火星计划目前还没到选人去的程度,换句话说,如果真的实施火星计划,选人不是主要问题。”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王兆魁博士与《环球时报》记者谈起“火星一号”时开门见山。王兆魁说,当下很多技术层面的问题都还没能解决,比如动力系统安全性、通信安全、生存保障措施等等。对于人类大概要多少年后才能真正登陆火星,王兆魁并没有给出一个预测,他表示至少目前的技术水平,还很难有突破,“比如推进技术,需要一个颠覆性的进步,去火星才有意义”。

1 2 下一页

“在地球生活得不错,我可不想去火星饿死。”火车站的一名铁路警察笑着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曾在荷兰电视台中看到过3个荷兰人报名要上火星的节目,当时就觉得不太现实,因为荷兰的科技水平虽然比较发达,但还没有能力登上火星。至于“火星一号”的办公地点就在附近,他也是头一次听说。针对“火星一号”办公地点在阿默斯福特,记者又询问了几个人,得到的答复是同样的“不知道”。

这两年,荷兰各大媒体也时常提到“火星一号”。《人民报》评论员布鲁默夫认为,“火星一号”项目完全带有“殖民火星”的想法,并预测即使移民火星也无法生存。该报还援引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报告称,火星上还缺乏人类生存的很多条件,只能靠地球运送物资。《电讯报》文章认为,火星移民计划的参与者必须清楚,自己要拥有所有技能来完成这个漫长的旅程,还要能忍受极端的心理负担测试。《新鹿特丹商报》和《共同时报》的观点是志愿者去火星就是“送死”,因为这个移民火星的计划还不成熟。

记者随后走访了车站广场路28号邻居。一名在当地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妇人风趣地说:“你们不知道吗?荷兰人充满丰富的想象力,能把办不到的事讲得很科幻。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从不知道这个能让人上火星的办公地点就挨着我们家。”另一个年轻姑娘也表示,没听说“火星一号”的办公地点在这里,并认为这个项目实现起来太难了。

美国国家宇航局前首席技术官梅森·派克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火星一号”计划的成功取决于资金是否充足以及包括太空飞船在星球表面安全着陆所需要的技术。派克认为,创业精神和个人投资在未来一个世纪里很可能决定航天经济。“火星一号”就是首批个人努力的体现,历史已证明,投资航天技术长远来看会有所回报。他表示:“我相信这个计划的价值会变得显而易见,即使‘火星殖民地’需要更久的时间才能建立起来。”美国“vice新闻”防务编辑、太空问题评论家瑞恩·费斯1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没有必要说‘火星一号’是个骗人的项目,它可能只是一个没有关注到细节的梦,不切实际很容易导致这个项目失败。报名参与者都已成年,如何花费时间和金钱是他们个人的选择。如果能得到足够资金,他们也可像其他项目一样购买火箭。谁能知道呢?10年后,兴许现在所有的怀疑都被证明是错的。”

荷兰人搞的“火星一号”被吵得沸沸扬扬,但《环球时报》记者2月27日专门赶到“火星一号”项目注册地——荷兰阿默斯福特市车站广场路28号,却被浇了盆冷水。阿默斯福特位于荷兰中部,从阿姆斯特丹坐火车不到1小时就可以抵达。经记者寻找,车站广场路28号坐落在火车站对面一栋普通居民楼内,然而,却找不到任何“火星一号”挂牌办公的痕迹。据观察,28号是一家荷兰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办公场所。难道这就是“火星一号”项目总部的办公地点?这令记者实在难以相信。按照首席执行官巴斯·兰斯多普的说法,记者周五去正赶上“不对外”的时间,但他很愿意和记者再“面对面”交流。

尽管连荷兰媒体都不看好这个火星移民计划,但荷兰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火星一号”项目大使杰拉德·胡夫特教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火星一号”工程繁复,科技必须满足极其严苛的可靠性与安全性要求。他认为团队所有估计都是乐观的,乐观主义是这样的计划所需要的,“毕竟有了一个计划,并试图在期限内完成它是一件好事”。胡夫特同时也承认:“如果未来几年计划被大量修正,如延期、花费超支等,我并不会感到意外,也不会因此对团队不满,因为这些都是难以预测的。”

“我们的办公地点是和别人合租的,只有周一和周三有人。周五没人。”“火星一号”项目首席执行官巴斯·兰斯多普3月2日在电话中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是人类的一次伟大探索,还是一个骗局?这个38岁的荷兰人与他创始的移民火星项目自2011年3月开始启动、2013年春天正式运营以来,就一直吸引着数万想要探索火星的爱好者,也承受着巨大的质疑。前不久,“火星一号”公布了第三阶段入选的全球百名“种子选手”,其中有两名来自中国大陆,另有两名为华裔。但很快,“火星一号”的负面消息接踵而来,资金、技术都被批“不靠谱”,甚至被揭连办公地点唱的都是“空城计”。2月底,《环球时报》记者按照“火星一号”负责人提供的办公地址,到荷兰的阿默斯福特暗访,结果失望而归。不过,对于一心想要移民火星的参与者来说,他们现在仍在耐心等待。

“现在的怀疑10年后可能都是错的”